12年前他在全球排名7523,今天他以超5570萬美元比賽收入排世界第一

時間:2019-09-05 11:11來源:未知作者:hbftz

“全球撲克盈利榜收入最高的人一定確定以及肯定會是我,沒人攔得住我達到這個目的,能打的比賽我都會打,能贏的比賽我都會贏,你們小心了,我會無處不在,已做好戰斗準備!”

 

這席話出自Bryn Kenney之口。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是Kenny在8月4日拿下傳奇撲克百萬慈善賽亞軍時說的話,以為這是他拿下史上最高獎金:20,563,324美元后說的話,可no,no,no。

 

這番話其實是2018年5月,Kenny在Joey Ingram的播客中立下的豪言壯語。

 

一年零三個月后,豪言變成現實,做了一年“總盈利榜榜主”的Justin Bonomo“退位”,Bryn Kenny從十二年前的第7523名躍居第1名,獎金總額55,748,855美元。

 

 

這幾年Kenney的主戰場變成豪客賽,且一直是這個領域的佼佼者,而他對自己一定會成功的信心在很早以前就有了端倪,當其他人第一次在線上平臺注冊,登記的用戶名都是一些昵稱時,Kenney卻直接用真名“BrynKenney”作為用戶名,似乎他當時就知道自己的名號日后在撲克圈定會成為一個響當當的名字。

 

Kenny的線下比賽盈利從07年5月☞19年8月在全球排名走勢:

 

 

Bryn Kenney是個不怕苦的人,他今年32歲,做職業牌手已經快14年,這幾年他經常飛來飛去到各地打比賽,毫無“功成身退”的跡象,簡直是勞模一樣的存在。Fedor Holz和Justin Bonomo在豪客賽撈完金后都表達過要歇一歇的意愿,但Kenney完全沒有這種想法,他說:“我會一直打下去,不會讓自己歇著。”

 

這位豪客賽玩家認為自己就像一頭孤狼:“說實話,我在撲克圈有點像一頭孤狼,當其他牌手都聚在一起聊牌、在Skype或WhatsApp建群分享策略、分享自己在牌桌讀到的馬腳、整天都泡在一起研究數據時,我都是獨來獨往,單槍匹馬打比賽。不過我五六年前也是那種喜歡跟其他玩家交流牌藝的人,可漸漸地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策略和思考方式和其他人很不同,從那時起我就不再和別人討論牌局,因為我不想別人知道我是怎么思考的。”

 

很長時間以來,Kenney都認為自己是全球最流逼的牌手,這個想法直到現在都沒變:“我對自己很有信心,雖然比賽圈有很多優秀的牌手,比如Stephen Chidwick、Sam Greenwood和 Mikita Badziakouski等等,但我還是覺得自己是最厲害的,如果是參加傳奇撲克的豪客賽,這個品牌的豪客賽不像其他比賽,在那些比賽中,職牌總是比娛樂玩家多,但在傳奇的比賽,一般是娛樂玩家比較多,在參加這個品牌的比賽時,相比其他職牌,我認為自己的技術是所有人中最強的,我對自己的牌技就是這么自信。”

 

“我在牌桌就像臺機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這可能是我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在牌桌上我見過很多人,他們會因為打得不順或生活的煩心事而分神,可我不會,我會一直很專注,在我看來,不管是牌桌還是生活,總會有這樣或那樣好或不好的事情發生,那些可以在最壞的日子依舊淡然處之,用最好的狀態去迎接一切的人才能笑到最后吧,而我就是這樣的人。”

 

原本是在線上撲克起家的Kenney,自2011年“黑色星期五”事件發生后,一直專注線上撲克的他將目標轉向現場錦標賽,參加了一場又一場賽事,從十多年前的默默無聞到今日的全球第一,Kenny究竟是如何從一位“普通人”變身成為一位成功牌手的?

 

 

從Magic玩家轉型牌手

 

Kenney生于美國紐約長島區,是家里五個孩子中的老大。很小的時候,Kenney就對游戲表現出極高的熱情,年少時學的圖片記憶法對他成年后的打牌大有裨益,他回憶道:“很小的時候,我媽就開始訓練我的記憶力,大概18個月大時,她就給我看一些棒球圖片,在會讀書寫字之前,我就已經通過這些圖片記住了60位球員的名字。我感覺正是這種訓練開發了我的大腦,也正是這種訓練才造就了我如今絕佳的記憶力。”

 

之前在接受CardPlayer采訪時,被問到是否像其他玩家一樣學習GTO,Kenney說自己跟那些人不太一樣,那些學術派經常學習,學怎么去解決還沒遇過的情況,而他自己因為記憶力很好,他可以記住玩過的所有牌局,并在回顧過程中去改進自己的打法,而他在回顧牌局時一般只專注在自己的打法上,而當他和那些他認為是最強的玩家交手時,他會去回想他們打過的牌,去研究他們所學的東西,但這一切都是在牌桌上進行的,他不會利用休息時間去研究這些東西。在Kenney看來,如果對手學了一晚上,然后第二天在牌桌上做了某種操作,那他一眼就能辨別出來,所以不用自己私下特意去學,當他看到對手的新招式后,他會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挑他想學的學,不想學的就不學。Kenny的過人記憶力讓他不用和其他人一樣成天研究圖表或數據,他只用在別人學成后,通過在牌桌跟對方交手,吸收對方學到的知識就可以達到學習目的。

 

 

Kenney說:“12歲時,我迷上了Magic游戲,它是我擅長的腦力游戲之一,當我15歲時,我成了那個年齡段中(15歲及15歲以下)Magic玩得最好的玩家。不過16歲的時候,我發現玩這個游戲賺不了什么錢,而且那時我已經開始追女孩子,有天我突然意識到如果每周末都呆在家和一堆像我這樣的宅男一起玩Magic,那是泡不到妞的。”(也正是因為玩Magic,Kenney才在之后認識了像Justin Bonomo, Tony Gregg, Jose Barbero及David Williams這些職業牌手)

 

不久后,Kenney的興趣轉向了撲克。

 

他說:“玩厭Magic后,我開始在爺爺家的院子拉上一堆朋友組私局,每人出20美元玩一場6人桌的SNG。17歲時,我開始用我媽的名字在線上撲克室開戶,18歲的時候,我換成了一直沿用至今的這個賬號。那時候,我每天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腦玩牌,從早玩到晚,吃了很多垃圾食品,大概有一年時間,我的生活都是這么過來的。我的牌技變得很好,可這種生活方式太不健康了。”

 

那時候的Kenny還不是一位盈利穩定的玩家,同時他還要面臨上大學的問題。

 

他回憶:“高中畢業后,我媽堅持讓我上大學,我最終答應了,但注冊之后,才上了兩三個星期的學,我就意識到這種生活不適合我,當時在沒有想好退路的情況下我退學了,這個倉促的決定讓我的生活暫時陷入了一段泥潭,因為那時候的我通過打牌掙的錢并不多,不過慶幸的是,情況后來漸漸有了好轉。”

 

 

成為職業牌手

 

Kenney決定全職打牌之后,他在線上的盈利開始上漲,慢慢成為線上高額桌玩家。

 

“我20歲時,在巴哈馬遇見了一個人,他是我在線上5000美元單挑賽中的老對手‘Monkey101’ (Zack Stewart)的朋友,那次旅程后,我們成了朋友。巴哈馬之行結束后我回紐約繼續玩線上,但玩到賬戶里的錢全都輸掉了。得知這個消息后,他邀請我去洛杉磯,贊助我去吉祥娛樂城打牌。頭三天時,我掙了大概4萬美元,之后我自己出錢又玩了幾天,撒開手不停地玩,當我拿到屬于我的那部分盈利后,我開始玩20/40刀的無限德撲,在接下來的40天時間里,我天天贏錢,到最后,我成了那家娛樂城高額桌的玩家之一,且是級別最高的桌子。”

 

這段經歷成為了Kenney牌手生涯的轉折點,而他在牌桌上的成功由此開始。

 

“20歲的那段經歷,賬戶里的錢全被我輸光的那段經歷給我狠狠上了一課,而我在娛樂場的那段日子也讓我意識到我拿了什么牌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手拿了什么牌,然后我再利用這個信息去操控他的行動并從中盈利。當我開竅后,我的牌打得越來越順。”

 

 

生活的迎頭一棒

 

Kenny又開始從線上撲克掙錢了,而他的線下比賽也開始啟程。不過不管Kenny贏了多少錢,他就是存不下錢。

 

“我一直打得很好,不管是線上的游戲還是線下的比賽,我都是掙錢的,但我的資金管理很不行。有一段時間,我玩200/400刀和500/1000刀的游戲,前者是底池限注奧馬哈,后者是買入有封頂的無限德撲,我的本錢是5萬美元,最后我卻把這些錢變成了350萬美元。可隨后在短短的6個月時間里,因為一些糟糕的決定,還有投資了一些牌手,這些錢全都沒了。”

 

當被問到有沒有在娛樂城玩除了撲克之外的游戲,有沒有把錢揮霍到其他娛樂場游戲時,Kenney是這么回答的:

 

“如果事情只有那么簡單就好了,如果是因為玩游戲機輸了錢,那還沒什么,但事實上,我是被盯上了,在撲克的世界,很多‘寄生蟲’會盯著一條成功的鯊魚,他們追著你,希望從你身上吸出一點“血”。一開始的時候,我總是很友好,從不會說‘No’,可生活總是很好的老師,漸漸我開始意識到,正是這些‘寄生蟲’的存在和陰魂不散,我的‘血’也因此慢慢流掉了。自那之后,但凡見到某人贏了很多錢,我就會提醒他小心那些“蟲子”,因為他很有可能已經成為他們的下一個目標了...”

 

現場錦標賽的豐碩成績

 

2011年1月,Kenney在撲克之星加勒比海冒險賽的10萬美元買入的超級豪客賽中,斬獲第三名及64萬3千美元獎金,幾個月之后,“黑色星期五”事件爆發,Kenney開始更頻繁出現在線下比賽。

2011年末,Kenney打入了百樂宮撲克杯主賽事的決賽桌,同時還拿下了歐洲撲克巡回賽的一個邊賽的冠軍。

2012年,Kenney十次闖入比賽決賽桌,大多數是在歐洲的比賽。

2013年,又是撲克之星的加勒比海冒險賽,Kenney這次拿的不是第三名,而是冠軍,獎金229,900美元。同年11月,Kenney又在經典大師賽中贏了一個邊賽,獲獎金141,055美元。

2014年,Kenney在圈內的名聲開始慢慢響起來,在WSOP買入1500美元混合賽中,Kenny最終登頂冠軍,收獲153,220美元獎金及個人第一條金手鐲。

拿下金手鐲后的Kenney對記者說:“贏錢是一回事,可贏得金手鐲卻是另一回事,它代表的是一種榮譽,我喜歡打比賽,其中一個原因是,我的家人可以通過電視或者到場觀看我的行動,可以讓家人真真切切參與到我的事業中,那種被肯定和承認的感覺真的很棒!”

WSOP之后,Kenney又飛到歐洲的賽場闖進了3個決賽桌,之后他回到拉斯維加斯參加10萬美元買入的WPT Alpha8 賽事,因第六名獲323,730美元獎金,就在參加完這個比賽后的第二天,他又在5萬美元買入的豪客賽中斬獲第二名,

拿下343,300美元獎金。

隨后Kenney又回到加勒比海冒險賽的賽場,因為拿下超級豪客賽的第三名和豪客賽的第11名,他又將873,880和112,980美元的獎金收入了囊中。

...........

.......

....

2007年,Kenney的比賽收入總計71,387美元。

2008年,Kenney比賽收入總計83,497美元。

2009年,總計66,386美元。

2010年,總計569,008美元。

2011年,總計1,195,492美元。

2012年,總計487,656美元。

2013年,總計845,141美元。

2014年,總計1,281,367美元。

2015年,總計2,099,904美元。

2016年,總計5,207,847美元。

2017年,總計8,505,896美元。

2018年,總計5,269,289美元。

2019年8月,總計29,822,761美元

 

自此,Kenney從現場錦標賽中收獲的獎金累積超過5574萬美元。

 

 

勇敢無畏的游戲精神

 

Kenney的弟弟Tyler也是一位職牌,他為自己和弟弟的勇敢無畏感到驕傲:“當我在這個圈子玩得風生水起之后,我把Tyler也‘拉下了水’,但那時他并不是很感興趣,不過他最后還是被我勸服,決定試一試,之后他就在WCOOP(世界線上撲克冠軍賽)的主賽事中,以第二名的身份拿下128萬美元的獎金。嘗到甜頭的Tyler完全被撲克迷住,我發現當Tyler打牌的時候,他是不被任何人或事所打擾的,他打得很勇敢,不介意用所有籌碼去玩一手詐唬牌,如果你在做決定的時候,花5分鐘的時間研究他,他也還是不會泄露任何信息。”

 

Kenney也將自己的成功歸功于這種勇敢無畏的精神,事實上,他認為無所畏懼才是在牌桌獲得成功的唯一一條路:“這只是一個游戲,進錢圈是不錯,可那卻不是我的目標,我的目標是冠軍,因此,當我進入大賽的決賽桌后,我的目標當然不是為了在比賽中棄牌,或是茍活蹭名次,我的目標是怎樣做出最好的決定,為自己爭取多一分拿冠軍的機會。我不喜歡用ICM分錢,很多人因此不想和我單挑,但我不在乎。”

 

在Kenny看來:“我的目標是在最高水平的牌桌游戲,在每次游戲中做出最優決定,如果不能做出最優決定,我會寢食難安,輸贏不是我能控制的,所以即便輸了我也不會太難過,最讓我難以釋懷的是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

 

Kenney嘗過勝利的滋味,也深知跌倒后再爬起來是種什么感覺,他說:“我覺得努力和認真很重要,有些人只有在大型比賽中才會用認真的態度去對待,可我不同,不管是1500美元買入的比賽,還是100萬美元買入的豪客賽,我都一視同仁,認真對待每一場比賽。想要在這一行打出成績,不下苦功是不行的,雖然贏牌有運氣成分,但說到底,牌技才是你成功的關鍵,而只有不怕苦和努力學習,你能換來一流的技術。只要你不怕苦,只要你肯干,你終會享受到撲克帶給你的自由和隨心所欲!”

 

(目前全球總盈利榜排名前25玩家 名單)

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麻将游戏赚钱提现 聚财网真的能赚钱吗 浙江快乐12开奖官网 湖北快三预测号 梦幻西游卡片能赚钱 德州麻将下载免费 蜂巢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单机老虎机777免费金币 后一6码倍投方案表格 a股指数和上证指数 每天娱乐app如何赚钱 捕鸟达人小游戏下载